塑料危害加剧 押金模式能否化解回收难题?

http://www.plas.hc360.com2018年08月24日10:04 来源:中国商报T|T

    慧聪塑料网讯:

    据欧睿信息咨询公司的《全球包装趋势报告》估算,全球在2016年卖出超过4800亿个塑料饮料瓶,十年前是3000亿个,2021年前将增加至5833亿个。如此多的塑料瓶被生产和使用,完成使命后最终流向了哪里?

    由于塑料需要上百年时间才能降解,因此那些被丢弃的塑料瓶目前仍存在于大自然中,最终成为聚集在海洋、河流和湖泊中的塑料垃圾。如何解决饮料包装回收痛点仍是当下业界必须要面对的课题。

    不容忽视的塑料危害

    塑料垃圾产生的毒素会通过食物链完成生物性累积,人类食用这些海产品后就会受到这些毒素的影响。

    在刚刚结束的俄罗斯世界杯上,有一家北京的公司承担了赛事期间饮料瓶的回收工作。这家公司的50台饮料瓶智能回收机在12个比赛场馆亮相,受到了球迷的追捧,世界杯期间累计安全回收塑料瓶100多万个。

    而在国内,塑料瓶的回收却“举步维艰”。日常生活中,绝大多数人在喝完饮料后,能做到将饮料瓶扔进垃圾桶里——或许人们认为这已经足够环保。可事实上,不少塑料瓶被从事废品回收的“散兵游勇”捡走后进入了非正规的回收渠道,由于小规模回收厂没有相应的污染排放控制设备,回收塑料这种行为既容易造成环境污染,也带来了食品安全的风险。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数据,全球每分钟卖出约100万个塑料瓶,全球塑料袋的使用量每年高达5万亿个,在我们使用的塑料产品中,50%是一次性的,将近1/3的塑料包装未被回收,每年有1300万吨塑料垃圾流入了海洋。与此同时,塑料垃圾产生的毒素会通过食物链完成生物性累积,人类食用这些海产品后就会受到这些毒素的影响。在海洋塑料垃圾中,排在第一位的是饮料瓶,排在第三位的是瓶盖。

    近年来,一些回收企业开始进入车站、商场、社区,通过设置智能回收机,试图让更多饮料瓶回归正途——安全回收后,经过专业处理工厂再生成饮料瓶,直接减少石油资源的消耗,或者化作缕缕纤维。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智能化、专业化的饮料瓶回收方式并未达到理想效果。

    “押金模式”或是不错的尝试

    试点期间饮料瓶安全回收率达70%以上。

    中国商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的翠微百货,在这里记者找到了一台饮料瓶智能回收机,它的尺寸、外观和寻常的自动售货机几乎没有区别。回收机上标注的示意图详细标明了使用方法,记者按照示意图先用手机注册了基础信息,然后仅用几秒钟就完成了一个可乐瓶的回收,通过注册时留下的信息随后还获得了“返利”,钱可以随时提现,也可进行其他方式的消费。

    这样一台智能塑料瓶回收机,放置在人来人往的商场里应该不缺“生意”。然而,记者在附近等待了近半个小时,却很少有人“光顾”。

    随后,记者又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的东环广场,这里也有一台饮料瓶智能回收机。这里的情况比之前在海淀区的稍好一些,15分钟内就有两个人拿着瓶子过来投放。这两台饮料瓶智能回收机的运营方是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前文提到的在世界杯比赛场馆亮相就是盈创的饮料瓶智能回收机。

    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学颂告诉记者,盈创在北京市投放了近5000台饮料瓶智能回收机,遍及城区和部分郊区的商场、学校、地铁站、公交车站。目前平均每周能回收大约200万个饮料瓶进行专业化处理,但结合北京及周边地区庞大的饮料瓶产生量,公司的产能依然有富余,属于“吃不饱”状态。

    “而当前的现状是专业做回收的企业产能有余,而另一边却仍有大量可再生塑料瓶流入到‘小作坊’,经过工业强碱溶剂清洗饮料瓶对土壤和水源造成巨大污染。”有业内人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而解决“吃不饱”这个问题的途径——推广押金模式或是不错的选择。

    2016年,盈创与北京物美超市建立智能便民安全回收示范站,“试水”饮料瓶押金制。“我们在超市售卖的饮料瓶被贴上了虚拟押金制标识,消费者购买饮料并饮用后,将空瓶子投入到回收示范站的自动回收机里就可以获得‘押金’。印有虚拟押金制标识的饮料瓶回收价格为0.2元一个,高于普通的饮料瓶回收价格。试点期间,共回收了带押金标识的饮料瓶30多万个,饮料瓶安全回收率达70%以上。”刘学颂说道。

    押金模式如何运营

    押金系统由零售商和饮料行业联合建立,以非盈利模式统一管理运营。

    押金制的流程从饮料经销商开始,饮料产品被卖到零售店里,零售店除了向饮料生产商支付饮料产品价格之外,还要支付饮料瓶的全额押金。

    而饮料生产商不能保留这个押金,而是要把这个押金转给押金系统运营商,押金系统运营商是一个非盈利性质的独立第三方机构,通常由零售业和相关从业者组成,以负责押金制的统一管理。

    比如消费者来买饮料,饮料价格中还包括了1元可退还的押金。当然,消费者很清楚他已经付了饮料瓶的押金,因为在饮料包装上有明显的押金标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环保公民,消费者喝完饮料后应把空瓶退回给商店,或者任何其他回收店。1元的押金会全额退还给消费者,系统运营商会安排从零售商处集中回收运输退回的空瓶进行清点、分类和压缩,并作为可循环再利用材料卖给专业回收工厂,进行加工处理。

    这时,最初由零售店付给饮料生产商,又由饮料生产商转给运营系统商的1元押金会在运营商把空瓶回收清点之后返还给零售商。除了返还的1元押金之外,系统运营商还会支付给零售商一些手续费,作为对零售商为消费者提供方便快捷回收点的奖励。回收来的空瓶被集中运送到系统运营商的分拣中心进行清点,并根据不同颜色和质量分类及压缩打包。打包后被卖给专业回收工厂,进行回收加工,瓶标和瓶盖在回收加工并被分离出来之后,空瓶会经过粉碎和清洗处理,加工生产出符合安全和环保标准的再生材料。再生与原生材料混合后,可以生产出新的瓶胚,新瓶胚在饮料厂经过加热成型为新饮料瓶,加标罐装后再进行销售,这样一个饮料瓶的循环再利用的过程就完成了。

    那么,该由谁来承担这个循环过程中的费用呢?

    “也许有点出乎意料,其实这套‘程序’并不需要政府的资金投入,押金系统由零售商和饮料行业联合建立,以非盈利模式统一管理运营,通过三种方式自筹资金:一部分没有被退回的空瓶的押金,销售可再生材料的收入,饮料生产商支付的用于押金制系统运营的小额管理费。

上一页12下一页
扫码关注中国塑料产业动态

慧聪塑料网欢迎您关注中国塑料产业,与我们一起共话塑料产业发展。

投稿报料及媒体合作

电话:020-22374810

E-mail:yaochunlin@hc360.com

评论